朱木蘭:“我與怒江草果編的緣分與生俱來”

日期:2019-11-13 09:45:33  瀏覽:  字體:   來源:怒江大峽谷網 作者:陸娉婷 孫葉芳


\

  “花了一年半時間,終于研發出這些工藝品,再多的辛苦都值了。”2019年10月17日,全國第六個扶貧日,在怒江州脫貧攻堅表彰大會暨脫貧攻堅先進事跡報告會上,來自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新繁鎮67歲的新繁棕編省級傳承人朱木蘭獲“社會扶貧模范”和“中國怒江草果編第一人”榮譽稱號。談及自己怒江草果稈編織一年多來的艱難嘗試并最終成功時,朱木蘭喜極而泣。

  朱木蘭的“喜”和“泣”是有原因的,要知道,這些牛不吃、羊不理的怒江草果稈能變廢為寶,最終成為展柜里精致的藝術品,除卻家人,沒人知道,這一年多來,即將步入古稀之年的她熬過了多少不眠之夜。

\

  嫁來的媳婦成了棕編傳承人

  在新繁,說起棕編,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朱木蘭;說起朱木蘭,人們第一反應便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新繁棕編”。認識朱木蘭的人都說,她的棕編生涯充滿了傳奇色彩。

  1972年,20歲的朱木蘭從“豆瓣之鄉”郫縣嫁到新繁鎮龍安鄉,勞作之余跟著婆婆學習棕編技藝,由于心靈手巧又肯吃苦,很快就在棕編手藝人里出了名,并成為新繁棕編加工收購點的一名技術工人。20世紀80年代末期,不景氣的外貿讓新繁棕編出現滯銷,也讓很多新繁棕編手藝人失了業,很多人放棄棕編技藝另謀出路。為了生計,朱木蘭也曾外出學過裁剪,還辦過縫紉培訓班,但在她心里,棕編永遠是抹不掉的朱砂痣。放不下新繁棕編的朱木蘭,牽頭成立了成都榮龍帽業有限公司,選擇守著老祖宗留下的手藝。為擴大銷路,她只身一人闖廣州、去深圳、赴浙江、跑上海,磨破嘴皮跑斷腿,最終讓新繁棕編“活了過來”。從清朝嘉慶末年開始盛行的新繁棕編,因為舒適透氣、美觀大方、輕便耐用而深受喜歡,遠銷京、津、滬、穗等地以及海外許多國家,備受消費者青睞。做工考究、顏色鮮艷的棕編工藝品,曾敬獻過國家領導人并作為國禮贈送國際友人。

\

  2006年,新繁棕編被成都市政府列入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遠銷法國、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日本、韓國及東南亞各國。2009年、2011年,新繁棕編先后被列入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而朱木蘭也先后成為成都市市級、四川省省級新繁棕編代表性傳承人。2013年,在首屆中國杭州亞太傳統手工藝博覽會上,朱木蘭用劈成細絲的棕葉編成的《熊貓》獲“優秀展示(展演)獎”,從題材內容、表現形式和技術手法上完成了對棕編技藝的創新。

  作為四川省先進個體工商戶、成都市新都區黨代表,朱木蘭在擔任公司董事長的同時還身兼數職:成都市個體私營經濟協會副會長,成都市新都區個體私營經濟協會會長、黨總支書記,成都市新都區新繁鎮棕編合作社社長,成都市新都區新繁鎮婦女棕編協會會長......一路走來,她帶領當地近3000名婦女制作棕編工藝品,年人均創收5000余元。

  嫁來的媳婦成了全鎮婦女的貼心人,也成為棕編傳承人,這在新繁成為美談,也成為傳奇。

\

  古稀之年結緣怒江草果編

  “你這樣起頭容易散,得壓著一點才穩,對對對,像她一樣,可以拿手機壓在上面。”“接頭要緊,做到嚴絲合縫,這樣編出來的東西才好看。”“不能這樣穿邊,來,你再看我穿一遍。”......

  今年3月底以來,無論是在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托坪村、知子羅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上帕鎮依塊比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還是在瀘水市上江鎮葉子花居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都能看到朱木蘭和她從新繁棕編協會帶來的師傅現場指導村民進行草果稈編織。每個安置點為期1個月的培訓,讓大部分村民掌握了帽子、拖鞋、抽紙盒、挎包的編織技藝,而像阿花妹、肆叁妹、娜四言、求義妞、蔡春平這樣領悟能力好的婦女,經過1個月培訓后已成長為培訓點老師,不僅掌握了編織技術,還學會了辨別草果稈質量,除和其他學員一樣向公司提供編制品獲取酬勞外,還能從公司領取一定薪酬。

  托坪安置點是怒江草果編的“誕生地”。走進展區,朱木蘭輕撫一件件彌散著草果清香的編制品。當新繁棕編遇上怒江草果稈,兩種互不關聯的植物讓朱木蘭覺得妙不可言,“竹編、藤編都不能解決怒江草果稈易斷易碎的難題,我們新繁棕編竟然很完美地解決了,而且編出來的東西還怪好看耐看。”

  很少有人知道,這“好看耐看”的背后,飽含著朱木蘭怎樣的辛酸。

  古稀之年,正當認識朱木蘭的人以為她這輩子就這樣躺在榮譽的溫柔鄉里頤養天年時,她風風火火的身影卻出現在了千里之外的怒江。

  46歲的肖志是成都和佳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瀘水分公司負責人, 在怒江打拼多年并小有成就,一次,在與怒江扶貧系統的朋友聊天中肖志得知,怒江很希望在漫山遍野堆積的廢棄草果稈上做點文章,給貧困群眾找一條增收活路。2018年3月,肖志通過成都的戰友順利與朱木蘭“搭上了線”,“怒江那邊有很多草果稈,你看看能不能把它們變成爛筐筐什么的,讓老百姓賣了掙幾個鹽巴錢?”

  與棕編打了半世紀交道的朱木蘭見過草果,卻未曾見過草果稈,不過,肖志的一句“爛筐筐”一下子就激住了她,“要編就編好東西,爛筐筐我可不編!”肖志笑了起來:“那,我回去后就拉過來一點草果稈稈給你?你看看能不能編。” “可以嘛。”快人快語的朱木蘭當場就應承了下來。

  原本可以守著“棕編傳承人”終老的朱木蘭從未想過,這一“喜歡”,就和怒江草果稈有了“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緣。從見到怒江草果稈的第一眼到最后與草果稈的“不離不棄”,朱木蘭說這其中有自己不服輸的性格,有“看在朋友面子上”的情分,但更多的是對怒江草果稈一種莫名的情愫。她說,當肖志駕車輾轉千里將1000斤草果稈送到她面前時,她瞬間就認定了自己與這堆“亂糟糟”的東西的緣分,“那種不濃不淡的香氣在我們家院里飄來飄去的,這是棕編和其他編制品都沒有的氣味,我很喜歡。”

  更讓朱木蘭想不到的是,此前一天能編兩三頂帽子的她,在這些又干又脆的草果稈面前竟變得“束手無策”,“隨便一折就斷了,即便不斷,編出來的東西也是怪模怪樣的,看不成!”看著自己費盡心思熬到半夜三更才做出來的“丑八怪”,朱木蘭曾一度想過放棄,但那種不到山窮水盡決不放棄的性格和心底里對編制品樸素而深厚的感情,讓她一咬牙又堅持了下來,她相信自己的直覺:一旦編制成功,這些散發著香氣的民間工藝品一定會擁有屬于自己的市場!

  棕編技術能讓怒江草果稈實現“華麗轉身”,這一點朱木蘭深信不疑。時至今日,朱木蘭已記不清在開絲環節中經歷了多少次失敗,但嘗試從未停止,如此一天天,反反又復復,剔除棕葉葉脈的錐子在怒江草果稈上無“用武之地”,她就自行研制排針來開絲,最終拉薄成帽子、挎包、花瓶、果盤等工藝品所需的原材料,即便一個熟練工人一天也只能加工1公斤左右的草果稈,朱木蘭依然樂此不疲。2019年3月,歷經1年多的失敗后,當由426根草果稈絲編織而成的帽子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在朱木蘭手中誕生時,她的欣喜簡直要呼之欲出:“像竹編又像棕編,太好看了,比我自己的娃兒還要寶貝!”

  至此,一根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怒江草果稈,經朱木蘭和其他師傅的巧手,在指間來回纏繞穿插后,幻變成人們日常生活的工藝品,重又綻放出新生命。

  誓將草果編引向“不尋常路”

  “每天睜眼閉眼都是草果稈編織,和朋友家人聊天也是‘草果稈草果稈’的,他們說我簡直是中了怒江草果稈的毒了。”依舊是年輕時的風風火火,依舊是說干就干的果敢,朱木蘭說,從指間輕觸怒江草果稈的那刻起,就注定了她與怒江的緣分。

  這一年多來,她放棄這個年齡段該有的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狠心拋棄”相濡以沫近半個世紀的老伴,打出租、過安檢、乘飛機、轉客車,只身頻繁往返于怒江和成都之間,只為在有生之年將怒江草果稈編制品演繹到極致。“這輩子,除了新繁棕編,我要把所有精力放在怒江草果編上!”說話快、走路快、性子急的朱木蘭,自走進怒江那天起就沒想過給自己留條后路,而由肖志、她和另一名成都市級竹編非遺傳承人楊隆梅合資成立的云南槿韻民族手工藝文化傳承有限公司,則更好地在草果編手藝人和商家之間架起了溝通的橋梁。

\

  “草果編和棕編一樣,走親訪友串門,走到哪里編到哪里,不占地方,不搶工期,在家照顧老人小孩、不能出門打工的婦女和五六十歲的人都可以編,既補貼了家用,又和睦了家庭,何樂而不為?”朱木蘭說。對大多數草果種植戶而言,這一年,草果采收后,那些剔丟在溝箐邊的老稈,又給他們帶來往年不曾有的“意外驚喜”。

  “草果稈編制品對很多人來說陌生又稀奇,所以打造時一定要考慮從產品到商品再到奢侈品的變身。”對草果稈編制品,朱木蘭有著清晰的定位。年輕時為搶占全國棕編市場而奔走打拼的她深知,怒江草果稈編制品雖然從題材、內容、表現形式和技術手法上實現了對新繁棕編技藝的創新,但這只是第一步,真正讓這些工藝品走出怒江,走出云南,走向世界,還有很多路要走,“要想讓我們的師傅在形式和品種方面研究探索一些新產品,需要給他們創造走出去的機會,在交流中學習,在學習中提升。”

  朱木蘭希望盡快培養出草果編傳承人,“我們師傅總有一天會離開怒江,但有了怒江本土的傳承人,就有了帶不走的技藝,怒江草果稈編織的前景也才會長盛不衰。”朱木蘭同時坦言,傳承人不是被動地接受師傅傳授的技藝,而是在所學技藝上有創新、有超越,這對每個人都是挑戰。

  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怒江草果稈編織成功申請國家非遺項目,實現產品多元化,這是朱木蘭最大的愿望。

\

  時至今日,朱木蘭也不能準確說出什么是“脫貧攻堅”,但她說,當肖志找到她,希望她拓展新繁棕編技術,通過草果稈為怒江貧困群眾找一條活路、“換幾個鹽巴錢”時,她還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她說她就認準一點:只要對老百姓發展有好處,她愿意支持,愿意嘗試,愿意全身心投入。她相信,怒江草果編一定會和新繁棕編一樣,帶給她精彩的人生,也帶給她感恩的人生。

  責編 楊嬌 審核 高玉生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12 呼叫熱線:0886-362933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號:D-2015-007
ICP備案號:滇ICP備10003815號-1 滇公網安備:53332102000110號   
11选5中奖